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國家能源局:推進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 力爭2030年實現燃煤發電凈效率突破50%

2019年9月2日,國家能源局公開發布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第1910號(工交郵電類192號)提案答復的函,對《關于進一步做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提案》做出了答復。


國家能源局表示:在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煤炭仍然將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因此推進煤炭的清潔高效開發利用,對我國的經濟發展有重要作用,是實現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必由之路。

國家能源局表示國家重視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在協調機制、技術開發、政策保障方面不斷推進、提高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的水平。尤其在技術開發方面,國家一直十分重視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的研發、推廣和轉化應用,通過“973”計劃、“863”計劃、科技支撐計劃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各類國家科技計劃(基金)支持相關科研工作,通過基本運行經費、基本科研業務費、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中央級科學事業單位修繕購置專項資金等加大對相關中央級科研院所(基地)穩定支持力度,支持其改善科研基礎條件,自主開展研究等;啟動實施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引導基金,綜合運用設立創業投資子項基金、銀行貸款風險補償等方式,吸引社會資金、金融資本引入創新領域,支持各領域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國家已在973、863、科技支撐等國家科技計劃中部署實施科研項目20余項,涉及上百個研究課題。

同時,科技部會同有關部門正研究部署面向2030年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重大項目,擬面向煤炭綠色開發、煤炭清潔燃燒與高效發電、煤炭清潔轉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決策支持等五大方向進行任務部署,力爭到2030年在煤炭清潔燃燒與高效發電方面,實現燃煤發電凈效率突破50%,每年累計節煤8億噸標煤、減排CO2約20億噸;燃煤發電機組實現20%-100%調峰,對可再生能源并網消納支撐能力顯著提升;掌握百萬噸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成套技術。

國家相關優惠財稅政策也向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方面傾斜,國家能源局也將在落實好現行政策基礎上,充分考慮建議,積極會同有關單位健全完善相關制度、政策和措施。


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第1910號(工交郵電類192號)提案答復的函

你們提出的《關于進一步做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提案》收悉,現答復如下:

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和重要的工業原料,在我國一次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中長期占70%左右。2018年,我國原煤產量36.8億噸、消費量39億噸,分別占一次能源產量和消費量的69.6%、59%。我國富煤少油缺氣的能源資源稟賦特點及生產力發展階段,決定了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煤炭仍將是我國的主體能源。煤炭資源儲量相對豐富,是我國最可靠、最經濟的能源資源,仍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煤炭行業的健康發展和煤炭資源的清潔利用,習近平總書記深刻闡述了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 “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為能源工業也為煤炭工業科學發展指明了方向。推進煤炭的清潔高效開發利用,是實現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必由之路。

一、關于建立國家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部際協調機制,協調解決相關重大問題

煤炭高效清潔利用涉及發展改革、工業、科技、能源等部門,目前,在國家層面已成立重點地區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工作協調小組,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生態環境部、統計局、能源局、重點地區人民政府組成,辦公室設在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審議重點地區煤炭減量替代工作方案,協調解決有關重大事項。

針對我國“富煤、少油、乏氣”能源資源稟賦特點,我們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加強各部門協調,形成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工作合力。

一是貫徹落實國務院《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積極發展天然氣、核電、可再生能源等清潔能源,降低煤炭消費比重,推動能源結構持續優化。堅持發展非化石能源與化石能源高效清潔利用并舉,逐步降低煤炭消費比重,推進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

二是國家能源局等3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促進煤炭安全綠色開發和清潔高效利用的意見》(國能煤炭〔2014〕571號),國家能源局研究制定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行動計劃(2015-2020年)》(國能煤炭〔2015〕141號)文件,明確了圍繞科學調控煤炭生產總量和布局、發展清潔高效燃煤發電、提高燃煤工業爐窯技術水平和煤炭加工轉化水平、開展煤炭分質分級梯級利用、減少煤炭分散燃燒和污染物排放等加快發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各階段的發展目標和任務,穩步實現煤炭清潔高效利用。

三是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聯合印發了《工業領域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行動計劃》,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信息化部等部門研究制定了《重點地區煤炭消費減量替代管理暫行辦法》《燃煤鍋爐節能環保綜合提升工程》及《重大節能技術與裝備產業化工程實施方案》,主要針對工業鍋爐、焦化、煤化工、工業窯爐等四個工業用煤重點領域,依托煤炭消耗量大的城市,加大企業實施節能、清潔生產技術改造專項行動,提升區域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水平,實現控煤、減煤,促進區域環境質量改善。

四是為加強大氣污染防治力度,按照“集中使用、清潔利用”的原則,深入推進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為加快推進鋼鐵等非電行業用煤清潔高效利用,生態環境部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關于推進實施鋼鐵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明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目標,實施全流程、全過程環境監管,推動鋼鐵企業用煤污染排放大幅減少,實現超低排放;為加快淘汰落后燃煤技術和爐具,工業和信息化部會同國標委制定修訂《工業鍋爐系統節能設計與評價指南》《工業鍋爐能效限定值及能效等級》,印發了《高耗能落后機電設備(產品)淘汰目錄》,組織節能監察機構對企業在用工業鍋爐等機電設備進行重點專項監察,責令停止使用不達到國家能效標準要求的落后鍋爐設備。組織各地節能監察機構依據標準和目錄,對工業企業執行能耗限額標準以及使用低效燃煤工業鍋爐等設備進行了專項節能監察,督促生產企業停止生產低效鍋爐、工業企業實施達標改造并淘汰低效落后鍋爐;2014年,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有關部門印發的《燃煤鍋爐節能環保綜合提升工程實施方案》和2016年印發的《“十三五”全民節能行動計劃》中都明確要加大燃煤鍋爐節能改造力度,要求積極開展燃煤鍋爐“以大代小”工作,重點開展燃燒優化、低溫余熱回收、太陽能預熱、自動控制、主輔機優化和變頻控制等方面節能技術改造,國家安排中央預算內資金支持河北、河南、山東、陜西等重點地區開展燃煤鍋爐節能環保改造,推動提升了燃煤鍋爐能效水平和清潔化水平。2015年12月,國家能源局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方案》,大力推進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促進煤炭清潔高效發電。生態環境保護部在制定《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中,對優化產業布局、嚴控“兩高”行業新增產能、嚴格新建項目環境準入等方面提出進一步控制要求,對于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等大氣污染嚴重區域,由于環境容量有限,新建項目應采取更加嚴格的治污措施,統籌推進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工作。

下一步,國家發展改革委等相關部門將充分發揮現有協調機制作用,研究擴大重點地區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工作協調小組職能,將煤炭清潔利用納入協調小組工作內容。

二、關于加大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關鍵技術攻關和科研成果轉化力度的問題

 國家一直十分重視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的研發、推廣和轉化應用,通過“973”計劃、“863”計劃、科技支撐計劃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各類國家科技計劃(基金)支持相關科研工作,通過基本運行經費、基本科研業務費、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中央級科學事業單位修繕購置專項資金等加大對相關中央級科研院所(基地)穩定支持力度,支持其改善科研基礎條件,自主開展研究等;啟動實施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引導基金,綜合運用設立創業投資子項基金、銀行貸款風險補償等方式,吸引社會資金、金融資本引入創新領域,支持各領域科技成果轉移轉化。

在“十二五”期間,編制發布了《潔凈煤技術專項規劃》,組織實施了“潔凈煤技術科技發展”專項,根據專項規劃和重點任務部署,著力實施了清潔燃煤發電、煤基清潔燃料、污染物控制等方向關鍵技術的研發與示范。國家已在973、863、科技支撐等國家科技計劃中部署實施科研項目20余項,涉及上百個研究課題。同時,也高度重視煤炭行業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十一五”以來支持成立了電站燃燒等3個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支持組建了煤炭開發利用等4個產業技術創新聯盟,支持成立了基于IGCC的綠色煤電國家863計劃研究開發基地,培育了一批煤炭領域的科技人才團隊、創新企業及研究制定了相關行業標準,顯著提升了我國煤炭行業自主創新能力。通過上述國家科技計劃的有力支持,我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領域的技術水平大幅提升,創新能力顯著增強,取得了一系列重要階段性成果。在清潔高效燃煤發電方面,我國火電機組平均供電煤耗已達到321克標煤/千瓦小時,其中660-1000MW超超臨界發電機組總裝機已達1億千瓦,居世界首位,平均供電煤耗達到290克標煤/千瓦小時,上海外高橋三廠火電機組年平均供電煤耗已達到276克標煤/千瓦小時,處于國際領先水平;世界首臺600兆瓦超臨界循環流化床燃煤鍋爐機組在四川白馬成功投運,技術已達國際先進水平;我國首臺250MW等級IGCC示范電站投入運行,成為世界上第四個擁有大型IGCC電站且自主設計、建設和運行的國家;除塵、脫硫、脫硝等燃煤污染物控制技術進入推廣應用階段,一些關鍵技術已經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特別是中低揮發分的低NOX燃燒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成功研發出3000噸/日先進煤氣化技術及裝備,攻克了大型先進煤氣化、合成氣變換新技術、新型煤氣化、直接液化、低階煤分質利用技術等一大批技術難題,整體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十三五”期間,結合“十二五”期間已形成的科技創新成果,部署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和新型節能技術”重點專項,圍繞煤炭高效發電、煤炭清潔轉化、燃煤污染控制、工業余能回收利用、工業流程及裝備節能等技術方面進行了部署,2016-2018年已發布三批指南,啟動了包括“超超臨界循環流化床鍋爐技術研發及示范”“高效靈活二次再熱 研制及工程示范”及“700℃等級高效超超臨界發電技術等一批重大共性關鍵技術及應用示范任務。

同時,科技部會同有關部門正研究部署面向2030年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重大項目,擬面向煤炭綠色開發、煤炭清潔燃燒與高效發電、煤炭清潔轉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決策支持等五大方向進行任務部署,與重點專項任務形成遠近結合、梯次接續的系統布局。力爭到2030年在煤炭清潔燃燒與高效發電方面,實現燃煤發電凈效率突破50%,每年累計節煤8億噸標煤、減排CO2約20億噸;燃煤發電機組實現20%-100%調峰,對可再生能源并網消納支撐能力顯著提升;掌握百萬噸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成套技術。

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加強不同部門和不同計劃間的統籌協調。加大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相關領域所需的基礎研究、關鍵共性技術的支持力度;加大對科技人才和創新團隊的支持力度,鼓勵企業充分發揮在技術創新中的主體作用,促進產學研用的緊密結合。積極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相關項目的技術、裝備研發、標準制定和推廣力度。針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關鍵共性瓶頸技術,積極協調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加快相關技術的消化吸收再創新,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成果轉化力度,加快技術成果的商業化和產業化。

三、關于完善政策保障措施,鼓勵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制定相關財稅優惠政策,加大對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高新技術在財政貼息、企業所得稅、增值稅、金融等方面的政策優惠力度的問題

近年來,國家已出臺了一系列支持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等方面相關稅收優惠政策,符合條件的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技術企業,可以享受相關稅收優惠政策。

企業所得稅方面:一是對高新技術企業實施所得稅稅率優惠,對經認定的高新技術企業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自2016年放寬了對中小企業的認定條件,并擴充了高新技術領域范圍。二是對企業研發費用在稅前據實扣除基礎上,允許按照一定比例在所得稅前加計扣除。2017年將科技型中小企業的研發費加計扣除比例由50%提高至75%,其他企業仍適用50%的比例。2018年,取消企業委托境外研發費用不得加計扣除的限制,并將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至75%的政策擴大至所有企業;三是對企業技術轉讓所得予以500萬元以下免稅、500萬元以上部分減半征稅政策,并將5年以上非獨占許可使用權轉讓納入技術轉讓所得稅優惠范圍;四是對投資于中小高新技術企業的創業投資企業給予按投資額的70%抵扣應納稅所得額的優惠政策,并將享受優惠的投資對象由中小高新技術企業擴大到種子期、初創期科技型企業,優惠主體由創投企業擴展到合伙制創投企業的法人合伙人和個人投資者。2019年初,又擴展了投資初創科技型企業享受優惠政策的范圍。符合條件的從事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的高新技術相關企業,均可依法享受上述稅收優惠政策;在增值稅方面,對納稅人提供技術轉讓、技術開發和與之相關的技術咨詢、技術服務項目的,可以免征增值稅。符合條件的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技術相關企業均可依法享受上述優惠政策。財政部等單位積極支持金融機構和不同渠道社會資本設立對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產業的股權基金、產業基金、綠色信貸等,積極支持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產業發展。

中央財政對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補貼方面,一是推進大氣污染防治工作,引導地方加大投入,從2012年起中央財政通過排污費安排資金對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城市實施燃煤鍋爐煙塵治理改造等給予補助,同時2013年起,按照《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有關要求,中央財政設立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支持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落實開展大氣污染治理工作,支持開展壓減燃煤、產業結構調整等工作。統籌各地工作需要,可使用專項資金用于老舊鍋爐、爐窯升級改造等,專項資金采取切塊下達的方式。地方可統籌用于煤炭清潔利用等大氣污染防治工作。二是從2009年起,中央財政安排清潔生產專項資金支持有關行業清潔生產技術示范,其中包括煤炭等重點行業,對突破煤炭清潔生產技術瓶頸、加快產業化應用等起到重要作用。三是近年來中央財政通過節能減排補助專項資金,支持實施了節能減排財政政策城市綜合示范,對示范城市開展包括煤炭清潔利用在內的節能減排工作給予綜合獎勵。

下一步,我局將在落實好現行政策基礎上,充分考慮你們的建議,積極會同有關單位健全完善相關制度、政策和措施。

感謝你們對國家能源工作的關心和支持。 

國家能源局

2019年9月2日

国产 欧美 日韩 人妻 视频-日本网站-国产成年女人毛片免费观看